qfgl.net
当前位置:首页>>关于古风其十九结构赏析的资料>>

古风其十九结构赏析

古风 其十九 年代:【唐】 作者:【李白】 西上莲花山,迢迢见明星. 素手把芙蓉,虚步蹑太清. 霓裳曳广带,飘拂升天行. 邀我登云台,高揖卫叔卿. 恍恍与之去,驾鸿凌紫冥. 俯视洛阳川,茫茫走胡兵. 流血涂野草,豺狼尽冠缨.

:李白《古风》(其十九)【内容】 西上莲花山,迢迢见明星. 素手把芙蓉,虚步蹑太清. 霓赏曳广带,飘拂升天行. 邀我至云台,高揖卫叔卿. 恍恍与之去,驾鸿凌紫冥. 俯视洛阳川,茫茫走胡兵. 流血涂野草,豺狼尽冠缨.【赏析

这首一般都认为写于天宝十五载(756),时洛阳已陷于安史叛军之手,而长安尚未陷落.诗中虚构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仙境,以此反衬中原地带叛军横行,人民遭难的残酷景象,表达了诗人对安史叛乱的谴责.萧士注认为"此诗似乎记实之作,岂禄山入洛阳之时,太白适在云台观乎?"郁贤浩《李白选集》云:"疑安史乱起时,李白正在梁苑(今河南商丘)至洛阳一带,目睹洛阳沦陷,乃西奔入函谷关,上华山.此诗为天宝十五载春初在华山作."朱谏注认为此时李白在庐山隐居.总之此诗写法奇特,前十句虚拟游仙之事,后四句忽然转入现实,前后形成鲜明对比.于此亦可见李白诗天马行空、想象奇诡之处.

:李白《古风》(其十九) 【内容】 西上莲花山,迢迢见明星. 素手把芙蓉,虚步蹑太清. 霓赏曳广带,飘拂升天行. 邀我至云台,高揖卫叔卿. 恍恍与之去,驾鸿凌紫冥. 俯视洛阳川,茫茫走胡兵. 流血涂野草,豺狼尽冠缨.【

梦游天姥吟留别的仙境场面宏大,波澜壮阔,令人流连忘返;古风十九首的仙境清冷凄凉,有一种落寞的柔情

其十九 登上西岳华山最高的莲花峰,远远地看见华山仙女明星. 西上莲花山,迢迢见明星.白皙的纤手拿莲花,凌空步虚漫游在太空. 素手把芙蓉,虚步蹑太清.霓虹般的衣裳拖着宽广的衣带,轻盈飘拂地升天而行. 霓裳曳广带,飘拂升天行.她邀请我同登云台峰,拜见那仙人卫叔卿. 邀我登云台,高揖卫叔卿.恍惚之间与他们离去,乘着鸿雁飞入高空. 恍恍与之去,驾鸿凌紫冥. 俯视地下的洛阳平川,到处是众多、纷杂的胡兵. 俯视洛阳川,茫茫走胡兵. 鲜血淋漓涂满了野草,吃人的豺狼都封爵簪缨. 流血涂野草,豺狼尽冠缨.

诗中前半写在莲花山之游仙生活,飘忽虚幻.后半写洛阳人民惨遭屠戮,安禄山封赏逆臣.末二句突出描绘战乱之酷烈与叛军之肆恣,沉痛愤怒之情溢于言表.前半之游仙,反衬后半之写实,后人赞赏此诗,多着眼于此.

《将进酒》 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. 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. 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. 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. 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. 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

诗用游仙体,前十句遐想登华山,遇仙女,翔太空,遗世独立,飘飘 欲仙,后以“俯视”为转捩点,对叛军的残暴和人民的苦难,表示愤 慨和悼念.这种反跌手法,更强烈地表达了隐居中的诗人的内心矛盾 ,显示了他貌虽放旷,而根本上与人民是呼吸与共的. 翻译:西边的山岳莲花山,远远望见华山仙女.芊芊玉手拿着芙蓉,凌空而行奔向天空.以云霓为衣裳拖曳着银河,飘摇着向天空升去.邀请我攀登华山东北的高峰,高高地向卫叔卿作揖.恍惚之间随着仙女去了,驾着大鸟高出紫色的天空之上.向下看着洛阳河川,茫茫无际的走着叛乱的军队.鲜血流出把路边的野草都染红,叛乱和从逆的人都成为了官员.

出自李白《古风》其十,是歌颂视功名富贵如草芥的义士鲁仲连的:“齐有倜傥生,鲁连特高妙.明月出海底,一朝开光曜.却秦振英声,后世仰末照.意轻千金赠,顾向平原笑.吾亦澹荡人,拂衣可同调.”意思是,齐国有个风流倜傥的后生叫鲁仲连,他是战国末期齐国人中最高尚奇妙的人物.鲁仲连又叫做鲁仲连子、鲁连子、鲁连.他的高妙就像明月刚从海底升出来,一个早上的工夫就把光茫照耀到了世间.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qfgl.net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